本站观点:"微红包"为用户提供最新微信抢红包群活动二维码信息,为微信红包,微信公众号活动推广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每日分享当天最新微信红包|支付宝红包|QQ红包|优惠券红包群等活动。

关闭登录微红包

我的位置:首页 > 微信热文 >

老师该不该抢微信群里的红包,老师该拿微信红包怎么办?

  大家都说节日氛围越来越淡啦,但是热闹还在,只不过是在抢红包的节奏里。这个刚刚过去的热乎乎的元旦,相信大家抢红包抢得不亦乐乎吧。可是这种事一涉及老师,仿佛就有些说不清楚的尴尬了。


  “给我包个红包吧,‘五一’快到了,收点红包‘五一’旅游去。金额随意,看看我能收多少,一分也是爱,我在试人气,话说情义无价,看谁有我。不要装看不到,我会记得你的,等你哈。”


  “明天就是XX节了,亲爱的朋友们,你们自己看着办吧,终于到了你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,交情铁不铁,就看你们的红包了!”


  以上两条是微信朋友圈流行的群发体“我要红包”,以此作为朋友间的玩笑。不仅如此,在刚刚过去的元旦,微信朋友圈又要再度沸腾起来,抢红包已经成为了当下朋友间互送祝福的重要方式,教师家长群也不例外。作为朋友之间的调侃和娱乐,本无可厚非。但是当这些信息发自教师群体时,事情就有些变味了。


  “我要红包”只为了赶时髦


  一些老师之所以会发“我要红包”的信息,绝大多数只是为了好玩。“看到朋友圈里发的信息,顺手就转了”。


  一位老师曾在9月9号看到同事朋友圈里发布的“我要红包”的信息,觉得搞笑,就复制了下来发在自己的朋友圈。“后来才知道,同事的朋友圈里面没有家长,看到的都是身边的朋友。”这位老师说。


  但是她的朋友圈里还有30多个孩子的家长,大家都能看到这条信息。10日一大早,她的一位朋友看到信息后打电话说,开这样的“玩笑”不合适,于是她马上就把这条消息删了。贾老师说,这条信息本身就是开玩笑的意味,“退一万步讲,如果真的索要财物,也不可能在朋友圈发消息,这也太荒唐了。而且大部分家长都觉得这是个玩笑,也没有当真。”


  很多家长都认为“开玩笑的可能性比较大”。张先生说,老师是在朋友圈发的,“朋友圈里有家长,更多的应该是朋友,如果只针对某个家长发或在家长群里发,性质就不一样,在朋友圈里发些玩笑话是很常见的,真的要红包谁会这样?”他猜测,应该是老师在提醒周围的人送上祝福。


  他还给记者展示了一个他所在同学群的对话,一个当老师的同学在群里要求大家发红包,“都是同学,明显就是开玩笑”。


  事情发生后,虽然及时删除,但这位老师仍颇为后悔,觉得自己考虑不周。作为教师,这份职业有着特殊的要求和底线。要想赢得家长、学生、社会的尊重,教师必须在公开场合、社交媒体上注意自己的言行所可能带来的影响。


  微信红包,让我感觉太无奈


  朱敏是一所小学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,这些年来她一直恪守“绝不收礼、绝不收费”的原则,但家长送礼的方法实在是五花八门,让老师发愁又惶恐。前两天有位家长专门加了她微信,然后转了个红包给她,朱敏并不熟悉微信红包的使用,结果一点击,钱就收下了。她不得不临时打电话向朋友求教,再把钱转回给学生家长。


  老吉是一所民办小学四年级班主任,有20多年教龄。昨天下午,他有点懊恼地说,被一个微信红包差点急出了病。一位学生的爸爸突然和他在微信里说节日快乐之后,一个橘黄色、红彤彤的东西就发了过来,因为刚使用微信也不清楚情况,点了几下就显示自己收了200元红包。


  他马上找儿子询问,确认就是红包之后赶紧让儿子把红包给发了回去,可是家长迟不领红包。吉老师急忙跟家长打了个电话,好说歹说,仿佛是求人一般才让家长又领回红包。老吉拉着儿子,折腾了将近一个晚上。他感叹:“新媒体时代,老革命遇到新难题,教师节过得心惊肉跳,哪个家长再敢发我微信红包,我找他‘算账’!”


  抢微信群里的红包,娱乐还是收礼?


  邹楠的儿子6岁,今年9月才念一年级。邹楠说,在班上,班主任老师建立了一个QQ群,将全班家长都拉了进来。这个群主要用于老师布置作业、通知事情、与家长沟通,但从来没有出现家长或老师发红包、抢红包的情况。


  但是在家委会成员和老师单独建立的微信群里,抢红包就很正常了。“第一次发红包是老师发到群里的,我还抢了5.2元。”邹楠说,几个家长和老师因为经常联系,早就成了朋友,偶尔周末还约着一起喝茶聊天。


  邹楠认为,与老师发红包、抢红包是有点别扭,但是如果当作朋友间相处的一种娱乐方式也无可厚非。


  “微信抢红包”早就不算新鲜事儿,虽然钱不多,但是不少人却乐此不疲,甚至当做一种消遣。那么老师抢家长的红包合适吗?


  40多岁的赵老师在内江一所高完中担任政教处主任,虽然下载了微信,但是由于手机没有与银行卡绑定,所以他从来没有参与发红包、抢红包。


  赵老师说,虽然有明确规定,禁止老师以任何形式收礼金、礼品、购物券等,但是在微信群里,老师与家长像朋友间相处交往,抢个家长发的红包无伤大雅,不应该扣上“收礼”的帽子。


  “但如果家长是在私聊时为老师发红包就另当别论。”赵老师强调说,这时,老师应该拒收,不管金额大小,不打开,然后等红包自动退回去。


  但也有老师认为,教育部曾于2014年7月发布《严禁教师违规收受学生及家长礼品礼金等行为的规定》,设立六条“红线”,第一条就是“严禁以任何方式索要或接受学生及家长赠送的礼品礼金、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等财物。”第六条规定,“严禁利用职务之便谋取不正当利益的其他行为。”这样看来,老师接受家长群发送的微信红包,哪怕是几元钱,也是不妥当的。


  “我想要的节日礼物”只是一份体谅


  身为中学老师的邱琳说:“面对节日,我们许多老师心情还是很紧张的,其实,我们并不需要教师节的礼物,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家长能和我们建立互信。”


  来自某重点小学的李老师也说:“面对节日,我最想说的话就是,希望家长更信任我们,也对孩子更重视,这,就是对老师最大的支持与配合。”


  日照的杨老师表示,不收礼物没有觉得不好,收了反而是负担,孩子好好学习就是最好的礼物了。“这是真心话!”杨老师特别补充道。


  “我是越来越怕过教师节,人累心累。”袁老师坦言,只要学生能考出好成绩就是最好的回馈,全天下老师都是这样想的。”对于家长们的一片苦心,袁老师表示完全明白。“但是礼就不要送了,多花点时间在家督促孩子学习,配合我把工作做好,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。”


  来自开发区的一位小学老师表示:“让心意来得更简单更纯粹些,教师节最想要的礼物是职业尊荣。”


  一位老师说自己在教师节收到的最好的礼物是“一大早来到教室,看到黑板上的祝福,学生们一起喊老师节日快乐,职业幸福感瞬间爆棚!”


  而在某所小学任教的刘老师一早收到了孩子们送的几枝塑料花,她向学生表示感谢的同时态度也很明确,只要孩子们健康快乐地成长,能理解老师理解父母的辛苦,这就是送给老师最好的礼物。“走进教室,孩子们起立齐刷刷的一句祝老师教师节快乐,感到所有的辛苦都值得!”
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weihongbao.net/article-show-id-824.html

微红包,最具吸引力的微信红包活动导航平台。
Copyright © 2015 www.weihongbao.net 微红包 版权所有